好客山东-山东人对大葱的留恋,大约几十个酱缸也盛不下

0 Comments

好客山东|山东人对大葱的留恋,大约几十个酱缸也盛不下
“人世甘旨,大葱蘸酱”!这是齐鲁大地的最佳CP。  提起山东美食,肯定会想到大葱。电视剧《大宅门》中,陈宝国扮演的白景琦就这么说——  不光是影视剧著作,许多咱山东籍艺人也会时不时表达一下对大葱的喜欢,比方黄晓明现场制造“煎饼卷大葱”——  确实,关于山东人来说,大葱早已不只是增香提味的佐料,而是日子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食物,是能够融入血脉的文明符号。  为啥山东人对大葱情有独钟,今日为你逐个揭秘……  其实,大葱的原产地并不在山东。  战国时期齐国名著《管子》中的记载:“桓公五年,北伐山戎,得冬葱与戎椒,布之全国”。意思是,齐桓公五年,大致相当于公元前681年,齐国征讨山戎时得到了大葱,并在国内推行。  所以大葱和山东自此结下了一段超越3000多年、志同道合的革新友情。  那么多蔬菜,山东人为何偏偏和大葱一拍即合呢?  本来,在没有大棚蔬菜的古代,山东地处温带,冬季冰冷而绵长,无霜期短,时鲜蔬菜品种与数量都远不如南边丰厚,特别到了冬季,可供食用的蔬菜品种少之又少,生命力坚强的大葱天然锋芒毕露。  而大葱来了今后,山东的水土也是争光的。  四季清楚,雨热同季,又有肥美的土地加持,大葱来了齐鲁,就像鱼遇着了水,敏捷扎根,大有“燎原之火”之势。即便到了今日,山东省的葱产值仍然在全国独占鳌头。  口感脆甜、略带辛辣的大葱,聪明的山东人很快发现了它的妙用不止于好吃,北方气候枯燥,简单患病,而生吃大葱,能灭菌看病。《本草纲目》对大葱是这样记载的,“葱从囱。外直中空,有囱通之象也。”意思是,大葱有“通中发汗”的成效。  能看病、易栽培,大葱很快就成了齐鲁区域每户人家的宝物。  高过姚明,甜过初恋。当一个山东妹子以“你没有我们家葱高”为理由回绝你时,千万别觉得她在唐塞,她说的都是大真话。  山东葱以“巨大”知名,不只在网络上成为段子手的材料,还被郭德纲放进相声里,《灶厨》里就有这么一段儿:“山东章丘产的这种大葱,叫大梧桐,有两米多高。”  ▲每年章丘大葱节一到,姚明的亚克力牌就被搬出来了。  这话一点不夸大。每年一次的“章丘大葱节”,便是专门为大葱举行的竞赛,在专家评定的精准丈量下,选出“葱王”。2019年的大葱状元身高2.43米,讲真,没个两米高,你都不好意思来竞赛。  在没有网络传达的年代,山东章丘大葱就已然“声名在外”了,明代的时分明世宗就御封章丘大葱为“葱中之王”。  还有那些在“葱林”里走失的孩子们;吵架时先扔一根葱镇住对方气势的大婶;边卖边啃,一度被误解为卖甘蔗的葱小贩;还有家家户户的宅院里都堆着满满当当的大葱,感觉要用葱来盖房子似的……这些虽是网络上拿来火热评论的段子,也是章丘大葱丰盈时的实在反映。  他人眼里的大葱是威武雄壮的汉子,但在爱葱人的眼里,虽然身高两米多,但葱仍然是温顺可人的邻家妹妹形象,葱白切段,蘸酱或许直接生吃,丰厚的汁水透着甜美,惹人爱怜。闲来无事吃根葱,大葱这种奇特的蔬菜也居然能够像生果相同任意享受。  老舍也很喜欢大葱,他说:“看葱就像看运动员,别看脸,得看腿。济南的葱白最少有三尺来长吧;粗呢,总比我的手腕粗一两圈儿……这还不算什么,最美是那个晶亮,含着水,细润,纯真的白色彩。”在他笔下晶亮细润的大葱此时居然多了几分温顺和娇羞。  说起山东大葱经典吃法,莫过于煎饼卷大葱。在《舌尖上的我国2》,第一集就提到了山东的“煎饼卷大葱”。拿一大块煎饼半数几下,卷上一根水灵灵的大葱,抹上酱,撒点盐,又香又脆,葱香满口。  不过,在物资丰厚的现代“山东大葱”方位不断下滑,乃至不少许多山东年轻人听到“煎饼卷大葱”就不自觉地翻白眼。  能够很负责任的告知你,你觉得大葱“老土”、不好吃那是由于你真的不明白烹饪。  寿光蔬菜博物馆里有则关于大葱的小故事。山东明宣德五年,山东巡抚曹弘巡查农情至寿光,见沃野平畴,大葱种者连阡,长势喜人,便问大葱滋味怎么?知县答:生食增进胃口,烹锅炒菜滋味更佳。知县专门设了“大葱宴”,端上“葱炒鸡蛋”“葱烧木耳”“葱炒虾酱”……曹品后连声称道:“南京到北京,比不过寿光葱。哪里大葱奇?寿光八叶齐!”  其实山东大葱不只仅是配菜,还能撑起整场的主菜。  汪曾祺在《食道旧寻——〈学人谈吃〉序》中记载,民国美食元老,被称为今世京城闻名的学者型烹坛圣手王世襄,在一次集会中被约请做一道拿手好菜,面临满桌珍馐,王老却挑选了最廉价的食材——山东大葱,那时王老只做了一道焖葱,没有任何其他配菜,却成了当场最受欢迎的菜品,被各位老饕一抢而空。  据传,王老还拿手做一道“米烧大葱”,新鲜入水的葱白切段,用素油炸透码在盘中,皎白的葱白好像被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盔甲,既坚固又闪耀,等候烧汁的莅临。海米在黄酒中“落空”,渐渐舒展胀大,参加酱油、白糖等调料,齐刷刷地倒入锅中,等候汤汁熬得浓稠,趁热浇到码好的葱段身上,晶亮中透着金黄,吃上去葱香浓郁而不冲,乃至有一种锅包肉的感觉。  其实,吃山东大葱也是有考究的。以霜降后的大葱最好,阅历了冰冷的洗礼却没有被冻坏,下锅炒制,在温度的加持下,滋味才最好。山东名菜“葱烧海参”中所用的葱,考究的饭店都是用霜降后的大葱。海参清鲜,柔软香滑,葱段香浓,配上浓郁的酱汁让人毫无抵抗力,每次上桌,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海参和葱,都消失得干干净净。  除了饮食,现在大葱在山东人的日子中也占有了重要方位。胶东一带民间遗存有“春节大葱压窗台”的习俗,一是信任大葱标志着坚强的生命力,严冬里大葱照样能存活;二是对来年的日子有夸姣愿景,想在来年从从容容。  生命来临的日子,也缺不了大葱的身影。在山东大部分区域,有如此习俗:婴儿满月时,请婴儿的舅舅剃胎发,称“剃满月头”。其下要旁置一簸箕,簸箕中放几株葱,葱主聪,取其吉利之意。  葱,碧绿心爱,人们长用翠绿来比方绿的稠密。在山东一些区域迎新娶亲中,大葱也会作为重要礼品来奉送亲家。两根连根大葱,既表明喜结连理,也表明繁殖丛生,还表明祛病避邪。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大葱憨厚大气、赋有特性又不失平缓,正像山东人的性情,现在,在齐鲁大地山东人与大葱的情缘还在连续。  究竟,日啖大葱三百根,才不辞长做齐鲁人,走!这就买葱去!  材料来历:新周刊微信大众号、大众日报客户端、 地道景物、百度图库等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